夏天的夏璇

这里一个不会发糖不会开车啥也不会的废物文手,假如我能算个文手的话x
哦对,还是个几百年刻一个章线条粗留白还不平的智障阿不制章er。
姓双叫赢字夏璇,没有双引号

入了脑叶公司!
最喜欢的一对员工!!
(顺便有没有大佬带下我啊15天收容了个审判鸟我觉得我要暴毙了)

是影子。
他那么好为什么没人画!!!
去重温影子出现那集的时候看到一堆刷天心的,突然感觉在优酷开弹幕是一件很蠢的事。
忽略旁边摸的调色盘!!

好久没画的eti
她真可爱呜噫噫噫

很皮了哈哈哈哈

镜花缘:

中国外交其实很棒

招待不周。:

hhhhh可爱w

Lay:

防被日主页专用蛇皮ID🍸:

中方外交部皮的可爱,夸夸。

左边来口尼古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铭酒酒酒酒酒✨✨:

可爱ww

燕余:

“看到我们的国家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比心
有想写老王耍流氓的文的冲动

【冬巡向】是我还是谁?(上篇)

*安大哥春天化水设定忘记了,就当做一个bug吧,十分抱歉
*ooc有

『法斯法菲莱特』
『法斯法菲莱特』
『法斯法菲莱特』
白色的影子站在过于耀眼的光线之下,丝丝缕缕的白光从本应不透明的脸部缝隙艰难钻出,又被断层所反射而变得更加强烈耀眼,被黑色手套所包裹着的食指轻轻贴在不够坚硬的唇上,有怎样的话语从那唇角溢出,事到如今竟完全听不清晰,就连影子本身都变得模糊到只剩下一层仿佛是被刻意反复勾勒过的轮廓了。
『再见。』
碎屑,明明不足够的坚硬,却耀眼的过头了,也深刻的过头了。
那么。下次再见了。

“稍微有一些肩膀部分的碎片遗失了,不过用莫名其妙被包裹头发下面的碎片就足够补齐了,应该也不会导致忘掉什么吧”
“啧——是这样就最好了。”
因为听到了很嘈杂的声音而缓缓睁开了被修补好的眼睛,最先映入视线深处的同样是一抹银白,因此不由自主地还没来及思考便呼唤出了声。

『安特库?』

“…”
“…”
“…”
在场的三位同时陷入了沉默。
『…等等等下,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在说什么,请当做没听到就好』
回过神来的法斯察觉到众人异样的目光便赶紧改口补救,单手撑着额头做出一副半苦恼的样子,双眼偷偷瞄着面前的黑水晶,露琪尔和老师,试图草率掩盖过自己刚刚莫名的行为。
“又认成安特库了对罢,不用解释了”黑水晶从语气到神情几乎都拿最大号的字体写满了无奈无语无话可说,认命般地叹了口气。
“那件事对法斯是影响还真是没办法磨灭呢。”
“…是我的错”
『…没有没有没有,只是它擅自就说出来了?只是口误!口误,没有认成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法斯害怕下一步就要被黑水晶敲成碎末于是赶紧出口解释并开始疯狂后悔自己刚刚不带脑子就叫出来的话——等等。
刚刚叫了什么?
『——等等,我没有认错,但是…』
法斯的意识开始大叫不好,因刚刚被修好而穿着的白色浴服(?)稍微有些松动,左肩处的布料向下滑去——
银白色的,是银白色的。
——下次再见了。——
左肩处没有擦上白粉的位置,是银白色的,突兀的银白稍稍透出少许属于自己的冰青色断口。那银白色的肩膀所反射出的光芒并不强烈,但却精准无误地刺入了法斯冰青色瞳孔的深处。
『我刚刚,是叫了谁来着?』
“…?!”
从金红石到黑水晶再到老师甚至路过的翡翠和黑曜石,在场并听到法斯的爆炸性发言的宝石们同时瞪大了双眼,停下一切动作看着仅仅是皱起了眉头,右手按着太阳穴处的法斯。一切的一切似乎在一瞬间暂停了,而空气似乎也随之凝固了。
“叫…叫了安特库琪赛特…”
露琪尔保持着惊讶的神情,稍有点磕巴地回答。
『…!』
法斯的神情从苦恼演变成了讶异,双眉紧紧皱着,双唇还有些不由自主的颤动。
然后,并没有戴着手套的左手食指贴在了唇边,瞳孔不断地颤抖着,似乎下一秒就要碎裂开来,合金的泪水从中溢出,唇角咧开冒出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为了让老师不感到寂寞,冬天就交给你了…我是这么说的吧…?』
“…莫非…”
露琪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一样,试探性地询问道。
“你头发下面的碎片,是安特库的?”
“喂!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什么碎片就随便给法斯用的么?”

『…不知道…我是不是被带走了…不对不对,没有,但是…』
法斯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不,是非常混乱,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没有,又记得很清楚自己是怎样被一箭射穿了脖颈,散落在地的,却还记得自己被涌上来的合金捂住了嘴巴无法出声,看着面前的人一点点碎裂开来。
就好像——自己用不同的视角同时经历了两遍同一件事一样。

——TBC——